第28章 阎王八针

类别:玄幻魔法       来源:beijingaishu.net      作者:木下雉水     书名:我真是学神
    最新章节请百度搜索【北京爱书】(www.whbjzh.com.cn)搜集整理,手机端请访问(m.beijingaishu.net)    嗯?

    所有人都是微微一愣。

    寻声看去,却见一位少年立在房间的窗户处,好似在欣赏楼下的风景。

    “你?”

    姜大师脸上出现一丝不悦,“你这是在质疑我的医术?”

    他已经下了结论,叶凌尘此话,无异于当场打脸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,林家主,治还是不治,一句话的事情。”叶凌尘没理会姜大师,继续问道。

    林家众人都是说不出话来,在内心深处,很希望叶凌尘不是在说笑,但是理智告诉他们,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。

    姜大师何许人也,若非真的到了病入膏肓,根本不可能给人宣判死刑。

    面前这个少年,年纪太轻,又能有什么本事?

    “呵,好大的口气!”

    姜大师怒极而笑,“林老爷子的肺部,比起癌症晚期还要可怕,你凭什么治疗?”

    “我生平最恨的,便是挂着医者之名,欺世盗名之徒!”

    摇了摇头,叶凌尘轻叹一声,“若你是中医,我兴许还会指点你一二,可惜你学的是西医,数典忘祖,实则本末倒置,我的医术,又岂是你能懂的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指点我?”姜大师指着叶凌尘,气得全身都在颤抖,面色潮红,“黄口小儿!狂妄至极!”

    所有人都是面面相觑,被叶凌尘的大话给吓到了。

    若非亲眼所见,他们根本无法想象,一位连毛都没长齐的少年居然能对着姜大师开骂。

    “也罢,既然林家主不信,告辞。”

    叶凌尘摆了摆手,大踏步向门外走去。

    习得八极拳毕竟是拖了林天华和林若雨的福,叶凌尘不愿意欠人人情,故此才来为老者救治。

    既然处处碰壁,那也不在强求。

    “等等!”林若雨回过神来,挡在叶凌尘的身前,抹了一把眼泪,“我信!我答应你!求求你救救我爷爷!”

    叶凌尘看了看林家其他人,见他们没人出来反对,便坐在老者的床头。

    淡淡道:“拿八根银针和火盘来。”

    “哼,我倒要看看你有什么本事!”姜大师哼了哼,站在一旁。

    很快,八根银针和火盘便有人送来。

    火盘的出现,让房间内的温度上升,红艳艳的火,映得所有人都是脸色通红。

    叶凌尘面色沉稳,拉开林天华胸口的衣服。

    肉眼可见,林天华的肺部位置的皮肤都已经完全黑了,就连周围其他地方,也逐渐有了发黑的迹象。

    “我早就说过,林老爷子的内部已经完全腐朽,从内到外都已经坏死,根本不可逆转。”见到这种场景,姜大师更加笃定自己的诊断。

    叶凌尘没有看他一眼,抬手拿起一根银针,放在火盘之上烘烤。

    直至整根针都烘烤至赤红色,抬手,落针!

    第一针,稳稳的落在那肺部的最中心!

    剩下七根针,被叶凌尘排在火盘前,俱是被烧到赤红。

    叶凌尘好似感觉不到银针的温度一般,面色平静的一针接着一针,分别围绕着第一根银针落下!

    八根针,以一种奇特的排列顺序,恰好将整个肺部笼罩。

    “你这又有什么用处?故弄玄虚!”姜大师冷眼旁观,最终,露出冷笑。

    然而,下一刻,他脸上的神情便瞬间凝固。

    只见,那八根银针以一种极快的速度开始变黑,不出三息,已经是黝黑一片。

    “去拿酒精来!”

    很快,一瓶酒精便被送到叶凌尘面前。

    酒精顺着八根银针滴落而下,叶凌尘手腕一拨,火盘中的火便开始在银针之上燃烧。

    火焰好似悬浮于银针之上,颜色为蓝色,梦幻而玄妙。

    上方为蓝色火焰,中间是发黑的银针,而下面,则是老者的肌肤。

    如此场景,惊得场上众人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火焰似乎在顺着酒精燃烧,又似乎在燃烧银针上的黑色。

    “爷爷出汗了。”

    林若雨声音颤抖,带着一丝难以置信,一丝兴奋,以及,一丝期翼。

    “呼吸也变平稳了。”林傲也是惊喜的说道。

    五分钟后,林天华的脸上已经布满了汗珠,叶凌尘收针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林天华眉角微微一颤,醒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爷爷……”

    “爸……”

    林家众人,都是开口叫道。

    “奇迹,奇迹啊!”姜大师都看呆了,不可思议的呢喃着。

    “叶小友,我们又见面了。”

    林天华看了看叶凌尘,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老爷子可是饿了?”叶凌尘问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,确实有点。”林天华说道。

    “快,快去把吃的端上来!”林山河立刻吩咐道。

    接着,看着叶凌尘,“叶……叶大师,家父的病……”

    “老爷子的肺腑以前是否受过伤?”叶凌尘反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错,我年轻的时候与人打斗,曾被对手所伤。”林天华苦涩道。

    “伤口有毒。”叶凌尘点了点头,“老爷子体质很好,这才能撑这么久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站起身。

    “以后每个星期我会来给老爷子诊断一次,五次之后,毒素差不多就能清除了。”

    “叶大师医术通天,这次恩德,林家感激不尽。”林山河立刻说道,恭敬万分。

    “只要林家主别忘了给我的承诺就好。”叶凌尘笑看着林山河。

    “承诺?”

    林山河一拍脑袋,“对对对,一千万太少,诊金我会翻倍,以后叶大师就是我林家最高贵的客人。”

    林天华在整个京城都是响当当的人物,他的威望,也才造就了现在的林家,若是老爷子一走,林家的地位必然一落千丈。

    别说两千万,就是要一个亿,林山河都不敢不答应。

    而且,叶凌尘拥有如此超高的医术,这等于是一道护身符,在生命面前,再多的钱都是屁!

    “叶大师简直是华佗在世,年纪轻轻就有如此医术,佩服,佩服啊。”林家其他人也一改之前倨傲的态度,讨好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是我的名片,叶大师但凡有任何需要,我在京城还是有些分量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喜欢张扬,希望各位不要泄露我的任何消息。”叶凌尘说道。

    “叶大师放心。”

    “五天后我会再来,告辞。”

    话毕,叶凌尘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“叶大师,请等等我。”

    刚出林家大门,姜大师却是追了出来。

    他虽然年迈,但脚步却是飞快,看着叶凌尘的目光满是火热。

    “叶大师,我之前是有眼不识泰山,还请叶大师不要放在心上。”姜大师满脸的愧疚,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“无妨。”叶凌尘本就没有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“叶大师,您刚刚使用的难道是中医中的针灸吗?”姜大师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错!”

    叶凌尘点了点头,“那是阎王八针。”

    阎王八针,便是从阎王手中夺命之意。

    “想不到中医居然能达到如此水准,可笑我还出国四处走访学习,殊不知最高深莫测的医术就在国内,可悲,可叹啊!”姜大师深深的叹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我中华五千多年的历史,医术源远流长,怎么会是国外区区几百年能比的?”叶凌尘开口道,接着叹了口气,“可惜中医逐渐落寞,甚至被人所不齿。”

    中医见效慢,再加上想要学好中医太难,这导致中医越来越不被大众所接受。

    最关键的是,很多骗子会借助中医的噱头骗人,这让中医直接与骗子挂钩,实在是让人心酸。

    “中医落到如此境地,我辈责无旁贷。”姜大师一脸的悲伤,想当年,他意气风发,也想着学习中医,将中医发扬光大,奈何现实硬生生的把他挤到了西医方向。

    “叶大师可愿担任首都医院的名誉主席?抽空教导后辈学习中医,将我辈医学发扬光大。”

    姜大师满怀希望的看着叶凌尘。

    叶凌尘眉头微微一皱,他目前还只是学生,并不准备把大量的时间花在这上面。

    推辞道:“我暂时还没有这种打算。”

    “是我唐突了。”姜大师失望的叹了口气,“这是我的名片,随时欢迎叶大师来我的医院视察指导。”

    “姜大师不准备出国学习了?”叶凌尘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了!”姜大师哈哈一笑,“我不会再去做那种本末倒置的事情了。”

    当天,叶凌尘并没有会剧组,而是休息了一天。

    下午,林家就将两千万打到了叶凌尘的卡上,不敢有丝毫的怠慢。

    看着卡内那许多个零的余额,叶凌尘有感而发。

    想不到自己终究成了自己以前最讨厌的一类人——有钱人。

    翌日,回到剧组。

    “去森林?”

    叶凌尘诧异的看着萧菲菲。

    “是啊,去森林,而且还是去神农架哦。”

    萧菲菲显然比较兴奋,“听说那地方是全世界仅存的几个原始森林之一,我都没去过,这次就当是拍摄期间旅游了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要去那里?”叶凌尘好奇道。

    “我们拍的毕竟是武侠电视剧,本来就有森林剧情,原始森林刚好吻合剧情需要,而且,你不是快开学了吗?我们要赶紧趁着你还有时间,把你的戏份争取都拍摄结束。”

    叶凌尘了然的点了点头,公费旅游他自然没有意见。

    他家境并不富裕,出雉水市的机会都很少,对神农架也很向往,毕竟……亲近自然嘛。

    “既然你没有意见,那我们今天就出发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急?”

    “那是当然,我们会在那里待三天,赶紧收拾东西准备吧。”

    萧菲菲迫不及待的说道,活泼的少女心恨不得立刻飞过去。最新章节请百度搜索【北京爱书】(www.whbjzh.com.cn)搜集整理,手机端请访问(m.beijingaishu.net) 本书由<北京爱书网>提供 www.whbjzh.com.cn
我推荐加入书签回首页
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
香港马会内部玄机资料